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

请升级您的浏览器:Internet Explorer11 或以下浏览器: Firefox / Chrome / 360极速浏览器

智狼邦演讲口才培训
咨询热线:18025421341
logo
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

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

如果回到刚开始问的那个问题:我的时间够用吗?回答是:太够了。


活得长,有充分的时间,这是一个好消息。但是它会变成了我们这代人的一个大问题,为啥?因为我们每一个人、我们整个社会都没有为这个好消息、为这么长的寿命做好准备。


比如我自己,按原定计划,17年后,2035年的1月1日凌晨,我20年的跨年演讲就结束了,那一天我刚61岁,这是一个标准的退休年龄,我该去安度晚年了。但你想想,60岁就退休,这是谁定的?这只是我们过去的一个习惯,是在原来对寿命预期的基础上定下来的。如果我能活到100岁,或者120岁呢?那61岁我才刚刚人到中年,后面还有大几十年呢,我怎么可能退休呢?那时我应该说,来呀,干活呀,反正有大把时光。


所以你看,这是我们在百岁人生的框架下面对自己的一个极大挑战。做事的人,是不肯把这么长的时间用来虚度的。


可我还能干啥呢?如果我此前没有为此做好准备,我多少都会有这样的疑惑。这是我面临的第一个挑战。


同时,第二个问题出现了:我怎么和我的孩子相处?


活得长,影响的不仅是我们自己。你想过没有,我们和我们孩子之间的关系,会因此变得不一样。


比如说一对母子,母亲92岁,儿子70岁。当母亲真活到120岁的时候,儿子都98岁了。从年龄上来看,这母子两代基本上就算一代人了。但是他们真实的关系,他们的社会关系,并不是一代人。那你说这个亲子关系,该怎么处理呢?


按照过去的习惯,老人家、上一代总想着把自己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,甭管是金钱、宝贝,还是经验、观念都攒着,传给下一代。人类祖祖辈辈就是这么过来的。你还别小看这件事,代际传承的秩序,是这个世界的基本的价值纽带。但是,当人人都有百岁人生的时候,这个纽带就变松了。


你先是发现,那些东西传不下去了。我们想想一百年前的大户人家,他会想着收藏一套名贵瓷器,打一套家具,虽然占地方,又不见得实用,但都可以世世代代往下传。但是,情况变化了。


你能想象一个场景吗?今天小两口结个婚,女孩会要奶奶的一套老家具吗?这种事在日本已经发生了。祖辈传下来的几十万套名贵瓷器,都堆在二手店里。在百岁人生这个坐标系下,代际传承的价值就这样尴尬地呆在半路,可能传不下去。


连宝贝、好东西都这样,年轻时候成功的经验和观念,也传不下去了。现在我们说,你要和你的孩子做朋友,这好像还是个比方,是一种理想。但在百岁人生的框架下,你如果不能和你的孩子、你的父母成为真正的朋友,你们怎么相处得下去?


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人生和后辈的幸福,总有一些计划。但是这些计划都建立在一个默认的基础上,就是这个时代的预期寿命。当预期寿命变化的时候,我们的计划有的时候就会变成变化。我想到了泰森的那句话:“每个人都有一个计划,直到被一拳打到脸上。”


接下来,是第三个挑战:婚姻可能也得重新定位了。


亲密关系对于我们的人生特别重要,但是我们一生当中能维持多长时间的亲密关系?我们过去那种对于长久婚姻的终极想象,其实是有顶的。结婚50年是“金婚”,60年叫“钻石婚”,再往上就没有定义了。因为人类过去绝大多数活不到那岁数,寿命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。


如果人人都能活到100岁呢?情况就变了。70年的婚姻,甚至存续更长时间的婚姻就会存在,婚姻的意义会发生变化吗?当然会。


举个大家都理解的场景:现在年轻人和父母之间,经常有关于结不结婚的矛盾,年轻人觉得父母在逼婚。但你还真以为重点是结婚不结婚吗?其实是婚姻在长寿命这个背景下的社会意义变了。 


过去,婚姻是成年的第一件事,是人的成年礼。只有结了婚的人,才被认可为合格的社会细胞。而现在年轻人是怎么想的?婚姻,是把自己的人生整理好后才做的事。年轻人想,我人生道路还没定型呢,我自己还没想清楚呢,我爱什么样的人,跟什么样的人过一辈子还不知道呢,结啥婚?对,年轻人想的是: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。


以前关于婚姻,我们美好的愿望是银婚、金婚、钻石婚。从今往后,对婚姻最好的祝福有一个词——“顶石婚”。 


啥叫“顶石”呢?就是修建建筑的时候,当其他都修好了,最后放上去的、在拱顶上的那块石头。它标志着这座建筑从此建成了,真正屹立在世间了。拱顶石是一座建筑的落成典礼,婚姻就像拱顶一样,它将是人生的落成典礼,所以“顶石婚”才是未来婚姻的最好祝福。如果你和你的父母为什么时候结婚达不成共识,你就可以告诉他们,不着急,你要一桩顶石婚。


说完结婚我们再来看,在百岁人生背景下的第四个挑战:职业会发生什么变化?


现在年轻人毕业进入一个行业,每一个行业都是一座大山,我们是默认要在这座山上一直往上爬的,所以才有一句古训叫“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”,也因此才有那么多人那么在意第一份工作。因为不能错,错了,一辈子就完了。很多人在职场上那么谨小慎微,那么恐惧,就是因为这个,即使自己非常痛苦,也没有勇气修正重来。


但是,如果把这个困境放在120年的生命周期里,用新的坐标再看一次呢?情况完全不一样。在这个坐标下你会发现,过去有些想法是可笑的、荒谬的。


今年,有一个收费站的员工出了名。因为收费站裁员了,她非常悲愤地说:“我都36了。除了收费,啥也不会。到这个岁数,学东西都学不了,也学不会了。我这下半辈子可怎么办呢?”请注意,她觉得自己啥也学不会了,36岁。


而一位100岁的老奶奶说:“我特别后悔60岁的时候没有开始练小提琴,如果当时练了的话,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有40年经验的小提琴手了。”


你看,多么刺目的对比:一个36岁的人说自己来不及了,一个100岁的人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儿开始另一项人生任务。


这不是有出息没出息的区别,这是两种寿命坐标系下,对境遇的不同感慨。


再给大家介绍一位老人家,她叫姜淑梅。60岁的时候,她开始认字。识字以后,她看了莫言的几部小说,看完就不服了。她说,都是山东老乡,这样的小说我也能写。她女儿就说:“那你就写吧。”于是,她就真的在75岁开始写作了。今年,她81岁,已经出版了4部小说,引起了文学界的震动,还拿了很多奖。


我这不是在跟你讲励志故事,这在未来将是人生常态。60岁,上个大学;70岁,出来创业;80岁,新学一门手艺,都不再稀奇。这是我们这一代人一定会经历的过程。不然等到100岁再后悔吗?何苦来哉?


我特别希望刚才这段,你能和你的父母一起看。如果没看到,没关系,跨年演讲的视频优酷上一直会有,有机会建议给父母看一看。如果他们很固执,不愿意看、听不进去,你至少一定要把这句话告诉他们:“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其次就是现在。”来得及的呀,一切都来得及的呀!


我们继续来看百岁人生给我们带来的第五个挑战:如何面对挫折?


我们来简单描述一下一个人的现状:他创业办了一个公司,花了上百亿,全部赔光了,欠了好多债,有一千万个债主,还被法院下了限制令,连飞机都不能坐。你觉得这人是不是完了啊?这辈子是不是就交代了?走投无路了?


2018年,我们都知道这个人是谁——ofo小黄车的创始人戴威。关于他的那些情况,我其实没有具体了解,也不认识戴威,我这里不是替他喊冤,只是觉得稍稍多一个维度看这个问题就好。


你知道戴威今年多大吗?1991年出生,27岁,多年轻。按照百岁人生这个坐标,他至少还有70多年,甚至更多的时间。70多年,后面还会发生多少种可能?人生还有多少种变化?不管今天戴维负债多少,都不能说他这辈子完了。


在百岁人生的坐标系里面,一个年轻人如果遇到了挫折,可别只记得丘吉尔说的“永不放弃”,而应该记得丘吉尔的另一句话——


“这不是结束,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,只是开始的结束”。


刚才我们一口气说了五大挑战,百岁人生确实会给我们出很多难题。但是,最困扰我们的其实不是那么长的时光怎么办,而是在这么长的时光里,我们必须调整人生选择的标准。


3

在那么长的时光里,我们做选择的标准,也许就不是眼下的利弊了,而是要叠加进一个时间的因素。 


这位大家都认识,曾经的央视主持人——张泉灵,她有一个著名的重新选择的故事。3年前,她选择从主持人转型做投资人,很成功。


今年2018年,我劝她再重新选择一回,能不能来我们的「少年得到」公司?


但是说实话,我是有一点小担心的,她的世界太丰富多彩了。她是一个太聪明的人了,摆在她面前的机会太多了。我担心万一把公司交给她,她不能全情投入怎么办?后来,一个朋友一句话就给我把这个心结解开了:“像张泉灵这样的聪明人会知道,她拥有的最珍贵的资产,就是社会信用。她只要对一件事做了公开的、长期的承诺,就一定会坚持做下去。所以,你尽管去劝她,劝到她答应为止。”


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她答应了。张泉灵已经正式就任「少年得到」董事长,也正在为「少年得到」打造一个杀手级产品。不久之后,她会自己向全市场宣布。她宣布的那一刻,就是她向市场作出长期承诺的那一刻,上面绑定的是她个人的社会信用。


你看,她的这种行动方式和思考问题的方式,能给我们特别大的启发。就是当你做一个决定的时候,在百岁人生的坐标下,得分得清什么能穿越时间,什么会被时间过滤。所有能穿越时间的东西,就该坚守,因为人生太长了。所有会被时间过滤的,该翻篇就翻篇,因为人生太长了。



还记得刚才我们问的那个问题吗?我时间够用吗?说到这儿,想必你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
还记得我们定义的那个词“小趋势”吗?就是影响趋势的趋势,带来变化的变化。还有什么比人类从此以后活得那么长、拥有那么多时间更明显的小趋势吗?想抓住小趋势的人,请到这个新坐标里去找。 


这其实不是什么深刻的洞察,这只是我们这一代人都要面临的事实。其实很多人已经在按照百岁人生的模式在行动了,只不过他们表现出来的、经常喊出来的是当下的情绪,但是在别人没看见的地方、默默发力的,全部是长期的安排。


请看证据,印象笔记的唐毅给我提供了一组对比——


5月份,在朋友圈里最热闹的话题是菊姐,很闹腾吧?但是,大家默默收藏最多的一篇文章是《记住这1582个字,搞定思维导图》。


6月份,社交平台上最火的事是“转发这个杨超越”,很宿命吧?但是,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,大家都去收藏的一篇文章是《如何独立思考?这里有一份全指南》。


9月份,娱乐圈发生了很多大事,很碎片吧?但其实,被收藏最多的那篇文章是《如何真正把你的知识体系建立起来?3000字就给你说清楚》。


10月份,你的印象可能是大家都在掬一把热泪、缅怀金庸,很悲情吧?但此时,在收藏夹里排名第一的是《人生最重要的事: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》。


不用再多说了,已经铁证如山。看到这个对比,你想到的是啥?对,就是学校里那个最讨厌的学霸,天天考100分,却总说自己不学习。你要知道,这种人在你身边可到处都是。其他人我不知道,但看我们跨年演讲的人基本都是。所以,这个时代不要在朋友圈里观天下,找机会翻翻他们的收藏夹。


印象笔记的唐毅说了一句话,揭穿了我们这代人,我觉得是我今年看到很扎心的一句话:“你在朋友圈里又佛又丧,你在收藏夹里偷偷地积极向上。”


第六部分:我的力量从哪里来?

1

刚才我们已经问了三个问题:我们看到了事实吗?我们能感知非共识吗?我们的时间够用吗?接下来,我想提出第四个问题:想抓住小趋势,我们的力量从哪里来?甭管抓住多少小趋势,我们总得有力量去实现它。


过去的200多年,我们的力量从哪里来?答案是明摆着的:靠工具,靠机器,今天靠人工智能。还有什么能比人工智能更有力量?


不瞒你说,我现在打开外卖平台点餐,它给我推荐的菜,我都不好意思不点。我总担心如果我不想吃,那是不是我错了?那可是人工智能结合了几亿人的数据推给我的,我是不是就该吃这个啊?


人工智能这么厉害,就反衬得我们人类相当无能。人类是被人工智能按在地上摩擦,充满了无力感。


但问题来了,要想做成点儿事,除了依赖机器、人工智能,我就没有别的力量来源了吗?如果答案是这样,那可真够让人绝望的。人工智能背后也是人啊,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人工智能有力量,那就真的意味着这个世上只有少数的赢家有机会了。


2018年,我们还是隐隐约约看到了另外一些现象,比如拼多多。


2018年7月26日,拼多多上市的那一天,很多人有点儿懵。这么大个家伙,做电商的,有3亿用户,上市了哎。可我怎么就没啥感觉呢?


没感觉那就得找解释。它是不是在数据造假?是不是卖假冒伪劣?是不是客户太低端?


我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,但是凭常识就能判断,如果拼多多是靠这些手段崛起的,那轮不到它。拼多多能够长成这么一个庞然大物,而且还在主流公众的视野之外,它一定是被一个我们忽略的东西驱动着。


这个东西是什么呢?黄峥,也就是拼多多的创始人,他自己是这么说的:“拼多多是人的逻辑。”


什么意思呢?所谓人的逻辑就是,李大妈看见一个东西很喜欢,她就想,赵大妈跟我情况差不多,肯定也需要,我俩一起买还便宜5块钱,所以就说服赵大妈跟自己拼起来。赵大妈也是这么说服张大妈的,就这样人越滚越多。这就是拼多多最底层的商业逻辑。


你会说,这一点不神奇啊?那我们回到李大妈说服赵大妈的那个时刻,她凭什么能说服赵大妈呢?看起来凭的是便宜几块钱,但实际上凭的是两家当邻居已经两代了,孙子在一起上幼儿园,俩人一起跳广场舞,还一起旅过游、买过菜,上次李大妈推荐的纱巾也不错……


赵大妈对于李大妈的信任,是说不清楚的,是数据暂时还计算不了的,但是李大妈说什么,赵大妈都信,而且直接信。这种信任是什么?是一种人对人非常直接的感知和判断。这个感知和判断,胜过千万条数据。


慢着,我们好像抓到了一个新东西,我们在这里停一下,不要让它跑掉。怎么好像我们身上还有一样东西很厉害?对,就是我们对另外一个人的感知和判断能力。这个东西好厉害,厉害到可以驱动一个庞大的、现象级的商业公司。


这个东西很新吗?一点儿都不新。几万年前我愿意跟你一起出去打猎,几千年前我愿意跟你一起做买卖,几百年前我愿意跟你一起冲锋陷阵,靠的都是这个东西——熟人之间的感知和判断。这个东西到现在,人工智能还做不到。


听起来很原始吧?但真的非常好用。


我举个例子:我平常工作有一个典型困境,我的《罗辑思维》节目,到今天为止上线了656期。那我怎么知道这个节目做得好不好呢?总不能看点击量吧,它会误导我啊。所以后来我们想出一个办法,我和我的同事说,去盯住6年前最早的那批节目,看看它们的使用数据是不是还在增长。好像很愚蠢吧?哪有一个产品用六年前的老数据来衡量今天的质量呢? 


但是如果你心里有一个用户的话,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指标。一个用户偶然听到了我的内容,如果他愿意顺藤摸瓜,去找我更早的、更多的节目去听,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不是被标题党、被时效性这些节目质量之外的因素吸引,他一定是真正喜欢我的节目。


你看,一个真实的人的真实反应,恰恰是我们最值得信赖的指标。


这是2018年,我摸索出来的方法,我把它称之为“用人的体验丈量世界”。


你看,我们一方面相信,人工智能会是无比聪明和强大的工具。但是另一方面,别忘了我们自己身上藏着的感知能力,那份良知良能是大自然几十亿年进化出来的极其灵敏的工具。这玩意好用得不得了,它一直都在。


2

这个工具只能感知这个世界吗?不是。它更大的妙用是,人和人的感知一旦叠加,会形成一股漩涡般强大的力量,不断地卷入更多的人、更多的外部资源,推动一个东西飞速旋转,我称它为“信用飞轮”。 


它能创造有别于机器、工具、人工智能这些力量之外的另外一种力量,今天的很多好企业都是被这种力量驱动着的,但是这种力量和它背后的逻辑却经常被忽视。


举个例子:顺丰速运,很多人都用过。2018年它做了一件事,花了1个亿为员工定制耐克工作服。很多人感慨“顺丰对员工真好啊”,你可能还会联想起另外一件事:两年前,一位顺丰小哥挨打,顺丰老板王卫为他出头。


这两件事放在一起,不知道你的解读是什么?有人会说这是顺丰企业文化建设搞得好,也有人说这是顺丰的公关形象搞得好,还有人说这是王卫这个老板仗义。 


但事实上,不这么简单。在我的理解中,这是顺丰在推动那个信用飞轮,让自己成长的过程。我们来看看这个信用飞轮是怎么转起来的——


一家快递公司想经营得好,重点在哪里?是数据,是算法,是飞机,是车队,是公关品牌吗?好像都是。都要经营好,又好像都没到核心。一家快递公司的核心是什么?


我们都有过收发快递的经验,当一个快递小哥站在我们面前,让我们看到的那个瞬间,我们就能判断他靠谱不靠谱。这既是业务实现的触点,也是风险产生的地方。只要用户调动起刚才我们说的那个强大的感知和判断工具,其实简单的看一眼就能知道,自己要在多大程度上相信他,肯把东西交给他。 


对于顺丰来说,几十万人每年要处理几十亿个包裹,也就是说这样面对面的瞬间,至少几十亿次。如果这些点都藏了风险,那风险数量会多到无法想象。这时候靠数据有什么用呢?人工智能对这种事儿,完全没有能力发挥作用。这风险怎么控制呢?


如果我是顺丰的老板王卫,我最好的方法就是:专注地对我员工好,因为这是我能做的——推动信用飞轮转动第一下。我只要用行动,真的让我的同事,让快递小哥觉得在这个公司工作有尊严、有体面和有安全,这飞轮就已经推动起来了,剩下的就不光是我的事了。


然后,我的员工,快递小哥他们就会接力推动第二下。什么时候推动?就是当他们站到用户面前的时候,他们会让用户也感受到尊严、体面和安全感。


然后,继续往前传递,用户会帮助顺丰的信用飞轮推动第三下。这个时候,就不光是顺丰人的事了。你看,平时有人寄重要物品的时候,会跟对方说:“这个件,我发顺丰。”就这样,这个信用飞轮一直在运转。人对人的判断,人对人的信用会长距离传递,卷入越来越多的陌生人帮他推动。


今天我为什么也要帮顺丰推动这个信用飞轮呢?我没有为王卫发声,我不认识王卫是谁,但是我认识一个人,对我来说他就代表顺丰,我跟他有交情。就是这个小哥,顺丰速运北京朝阳区金港国际城分部现代城点部郎园区快递员——杨勇。


杨勇来北京五年了,差不多就是我们公司创业的这几年。


最早认识杨勇,是他刚好负责我们办公室的快递业务。快递员取件、送件,本职工作。但是,杨勇很快发现我们公司刚创业、人少,有时忙不过来。他就开始帮我们打包、封装,甚至还嘱咐我们“等我下班来给你们帮忙”。这几年我们公司有的人换了,新同事不会干,他还负责培训我们新同事干这个活。这哪还是业务啊,这是交情。


所以,今年我们公司搬家,他已经不管我们这片了,但是到了跨年演讲,需要给各位寄票这么重要的时候,我们还是打电话问他:要是不违反你们公司的规定,你能不能帮我们把这事干了?我们这笔业务,还是得你接。这哪是业务,这还是交情。


今天现场,你们7884个人,诸位手里的每一张票,都是那五天晚上杨勇坐在我办公室门口,一张张亲手打单子、亲手封装、亲手寄给你们的。 


杨勇这位小伙子,我是亲眼看见他从一个青涩的北漂,几年时间,跟我们公司的创业完全同步,有了体面的收入,找到了女朋友。他2016年结了婚,给我们发喜糖;2017年生了娃,给我们看照片。就这样,杨勇一步一步在北京扎下根来。


就是从他身上,我觉得顺丰是个好公司,就像我们从一个个具体的服务员身上,知道海底捞是个好餐馆。你看,信用飞轮让顺丰有了力量,也让杨勇有了力量。

课程推荐